产业规划

“广州大戏”搅热艺术舞台(图)

发布日期:2022-06-16 18:48   来源:未知   阅读:

  “明年的‘八艺节’,我们已经拿到了‘两张半’入场券!”日前,广州市文化局副局长何继青向记者透露了这个喜讯。从三年前“七艺节”没有项目入选的失落,头奖再度空开 奖池升至1434万,到“八艺节”初战告捷的兴奋,再到成功拿下2010年“九艺节”举办权的底气,广州近年在打造舞台艺术精品道路上步履稳健。一台台分量重、味道足的“广州大戏”不但成功搅热了羊城舞台,也开始成为国内文艺界广泛关注的文化现象。

  作为中国最高水准的文艺盛事,第八届中国艺术节2007年10月将在武汉举办。广州拿到的两张入场券,一是被称作广州第一部都市原创音乐剧的《星》,二是被誉为杂技史上“里程碑式的作品”的大型杂技剧《西游记》;另外“半张”,则指广州话剧团的原创话剧《南越王》。

  何继青说,中国艺术节的“入场券”之争向来激烈,每届展演30~40个项目,平均一个省还排不上一个。但《西游记》和《星》在今年先后摘下“全国歌舞、杂技主题晚会优秀剧目展演”和“全国歌剧、音乐剧、舞剧优秀剧目展演”的一等奖,自动获得了在“八艺节”露脸的资格。《南越王》也从90个竞争对手中突围进入前30名,争取剩下的半张门票。这可是前所未有的好成绩。

  几部“大制作”都是很难把握的题材,但就在许多人的不安甚至质疑声中,三部大戏都红了。

  三部“广州大戏”的走红并非偶然,当中折射出的是广州对“文化品牌”的全新解读,以及在文艺创作上的“前卫”思路和广阔视野。

  “以前搞一部戏,创作剧本只用一个月,排练的时间拖得很长;这几部戏,策划构思的时间以年计,但排练的时间可能就两个月。”何继青说,广州这两年文艺创作上的一大“秘密武器”就是强化创意和策划。

  在不断的“脑力激荡”过程中,广州除了依靠本土力量外,更广邀“外脑”。国内文艺界的“大腕”成了座上客,甚至是一线的“指挥官”。但在核心“知识产权”方面,创意、构思必须是“自己人”。

  这种崭新的创作思路引来许多好评。几位“大腕”在广州“掌军”,收的钱比“市场价”低不少,他们表示,就是看中这种勇于大刀阔斧地进行“广州创造”的气魄和胆识。

  政府管理部门思路的变化在广州市的各家文艺团体身上很快产生效应。《星》剧的演出团体、广州歌舞团书记马明才表示,这部剧从创作之初,便以“原创”为首要出发点,福禄克(Fluke) 17B万用表详细拆解(4),希望能为广州的舞台增加一种新的艺术样式。纵观国内已有的音乐剧,大多由传统题材改编而来,算是“旧瓶装新酒”,《星》是为数寥寥的全新故事,而且是地道的“广州味道”。

  艺术团体们对市场的探索各出法宝:广州粤剧团将倾力打造的大戏《花月影》以1元的低票价送进大学,反响强烈,为粤剧这种传统艺术争取了一批年轻观众。

  广州歌舞团首次给剧目的宣传推介注入“策划”理念,首次在主流网站设计推介专题,并且一改以往传统的宣传模式,将《星》剧的创演行为策划成一个多元、立体、持续的公关活动。用该团有关负责人的话说:“先‘造势’,普及音乐剧知识,然后再推出剧目,这在之前还从来没有过。”

  广州正在探索一条适应现代文化市场需要的新型路子。对于一些所谓“大制作”,文艺界中有“只演三场”的说法:“领导审查一场,进京比赛一场,回来汇报一场”。但广州对“大戏”的要求却是:能不能表现出一座城市的深厚文化积淀,独特人文情怀,以及观众看不看,能演多少场。

  于是,本来很有希望入选全国“十大舞台精品”的《西游记》放弃了参评,因为它还没有达到“演出50场”的规定。虽然有人建议加演,以凑够需要的场数,但是广州并没有这样做。“如果一天演两场,肯定是简装版,不能代表这部戏的水准。”何继青说。

  文化局艺术处处长徐彬给记者提供了一份《广州市舞台艺术“321”工程(试行)》的材料。“321”即是剧目经费分三次投入,二次评审,取优汰劣,一次性奖励。第一次投入“剧目立项申报”的经费,只有10万元。剧团要想获得更多的支持,观众和票房反应是重要的评判标准。徐彬解释,这种方式把艺术生产和公共需求统一起来,改变长期以来形成的“体制惰性”,激活剧团在市场中的生存能力和发展能力。

中商情报网是专业的产业咨询服务机构中商产业研究院运营的产业情报分享云平台,主要提供研究报告,行业分析,市场调研,市场调查报告,投资咨询报告,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商业计划书,产业规划,园区规划,产业链图谱,产业招商指引,产业招商地图,产业招商策划,项目定位策划,项目概念性规划设计等服务,免费咨询电话400,666,1917